我要啦免费统计
当前位置:首页 > 企业文化 > 文    苑
邂逅另一种生活---泰新马八日游有感
信息来源:孟颖    点击数:1410  发布时间:2012/7/25 3:08:40

 

     离公司组织的泰新马之旅已过去月余,可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,索性提起笔记录下旅程中的种种见闻和感受,与大家分享。

泰国-佛佑吾王

     走在曼谷街头,很少见到中国司空见惯的明星或模特海报,倒是一位儒雅老者的画像挂满各个醒目位置,这个老人,便是第九世泰皇普密蓬·阿杜德(Bhumibol Adulyadej)。起初,我以为这些都是政府强制推行的结果,经当地导游介绍,才知道其中大半都是民间自发挂上去的。泰人对这些画像恭敬有加,绝非形式主义。听说曾有外地人在像前行为不敬被百姓扭送警察局的先例。故事虽是道听途说,倒是亲眼见同车的游客不经意开了个泰皇的玩笑,平常嘻嘻哈哈的导游屁马立刻敛容制止:“诶!这个玩笑开不得。”这个屁马(泰语里屁是大哥的意思),解说词烂熟于胸,介绍什么都像背书一样,唯有介绍到历代泰皇的功绩时,语气和缓,字字句句都饱含敬仰感恩之情。那神态,仿佛孝顺的子女谈论自己的慈父一般,令人动容。说到这,不禁想起一则旧闻,06年普密蓬登基60周年庆典上,有多达数百万泰国民众,自发穿上象征皇室的黄衫,汇聚到庆典广场,那场面真是黄潮翻滚,皇朝永固。民众崇敬国王,而历朝历代的泰王也重视科学,关注民生,关心国家命运前途。翻开历史,泰国每一次重大的社会进步,无不是由皇室自上而下发动,给泰国百姓带来了确实的福祉。至于要说起为何高高在上,长在宫墙之内的帝王,一代代都如此温良恭谦、体恤民众疾苦,不得不谈到泰国的国教-佛教了。

     泰国是一个以佛教立国的国家,90%的泰国人是佛教徒。而每个信奉佛教的男性,都必须有出家经历,短则数月,长则数年。当一个人决定为僧时,他的亲朋好友奔走相告,齐来表示庆祝贺喜,那场面如同婚嫁般热闹。而泰国宪法明确规定,作为最高统治者的国王,必须身为佛教徒。前面我们所说的普密蓬国王,也曾像许许多多普通泰人一样,剃度出家,身披黄色袈裟,赤脚走路去拜佛化缘。

     与国人平日不烧香,临时抱佛脚不同,泰国人不仅将佛供在庙堂,请在家中,更奉在心里。无论普通人的婚丧嫁娶,还是重大的社会事件,诵经祈福都成为不可或缺的内容。我们旅行团飞抵泰国所抵达的索万那普机场(Suvarnabhumi Airport),规模和现代化程度在亚洲都首屈一指。因为规划时占据了寺庙用地,建成后机场当局不得不在附近兴修庙堂,并请来曼谷最有名的九十九位高僧坐镇诵经,才平息民怨。

      普通泰国人不仅供奉佛祖,还会在身上佩戴佛牌,在办理棘手事情前,会非常虔诚的握住佛牌,祈求保佑。如果血脉贯通,手掌发热,通常办事会很顺利;一旦心神不定,手掌冰凉,往往遇事不利。这样的祈佑在泰国随处可见。第二天参观斯拉差龙虎园(Sriracha Tiger Zoo)时,我们欣赏了一场鳄鱼秀表演。劲爆的音乐中,一位阳光英俊的小伙子向观众传递友好热情,但我却一点欢快不起来,我知道,过一会儿,他将把自己的头颅伸入鳄鱼嘴中。万一有个差失,后果不堪设想。在这样的性命相搏前,小伙子用了相当长时间在表演场中央进行祈祷,我虽在数米外,却完全可以感受到他的那份虔诚。正是在强大的信仰支撑下,在获得神佛赐予的勇气和力量后,小伙子将头伸入了鳄鱼嘴中。这次,表演又成功了。

     信仰对于泰国人精神面貌的塑造是显而易见的。日常生活中的泰国人都崇尚忍让,心境平和。我们曾在曼谷的街头行驶多日,由于泰国道路狭窄,汽车保有量又高,堵车成了家常便饭。在漫长的车流当中,我们竟听不到一辆车鸣笛催促,更看不到任何人变道超车,所有的车辆都保持着适当的距离缓缓前行,那条安静的车龙真是蔚为奇观。我还曾到酒店附近的7-11便利店买东西,进去才发现,收银台在最里面,而店门口并无视频监控。顾客络绎不绝,选好商品后都自觉到里面付账。收银员也亲切随和,简单的交谈中常听到欢声笑语。

     除了细微之处,纵观泰国社会,虽然这些年政府更迭,但泰皇始终岿然不动,关键时刻总现身稳定局面,安抚人心。更近一步讲,即使泰皇变了,比如传位了,但佛是永恒不变的,只要信仰不变,老百姓内心就是宁静的,社会自然是平静的。

新加坡-生于忧患

    新加坡是一个矛盾的国家,就如我们团的当地导游。他明明三十出头,却自称老陈。面对我们这些来自祖国的同胞,他时而谦逊甚至不自信的说:“新加坡很小,东西四十三公里,南北二十四公里,几个小时就游遍了,没有多少看的。”时而又不厌其烦的重复:“新加坡是世界第四大金融中心,亚洲第二个联合国承认的发达国家。”一时兴起,我查了查新加坡的发展史,才渐渐明白这种矛盾的国民心理。

     作为原英国殖民地,新加坡1959年获得自治,1962年全民公决以压倒性多数加入马来西亚联邦。而三年之后的8月9日,马来西亚国会为了保住马来人的主体地位,竟以126票赞成0票反对将新加坡逐出,使新加坡成了一个被抛弃的国家。当时当日的新加坡,面积极其狭小,自然资源接近于零,连饮用水都需要进口。岛上环境脏乱,人口素质低下,种族矛盾复杂,经济更是濒临崩溃。两百万茫然的国人中,大多数都认为这个国家将毫无前途。

     一晃四十年过去,我们面前的新加坡,俨然已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金融中心、运输中心、电子产品制造中心、炼油中心和贸易中转站。我们团曾到著名的鱼尾狮公园短暂停留,站在新加坡河河口眺望,那一栋栋拔地而起的企业总部大厦上,是一连串显赫的名字:葛兰素史克、埃克森美孚化工、日立、摩托罗拉、通用电子、惠普...

     斗转星移、岁月变迁,新加坡人为之付出的艰苦努力一想到便令人肃然起敬。直到今天,新加坡人仍把“我们是一个小国”“我们必须不断努力”挂在嘴边。这决不是自谦之语,而是笼罩在每一个普通民众头上的危机感使然。

     我们前往新加坡商业中心参观时,有幸路过一处填海工程的工地。说实话,颇为失望。原以为这种战天斗地、愚公移山的大工程,必然是气吞万里如虎,几百台巨型机械喧嚣往来,然而实际看到的只有几台小型机械悄然作业,而且施工围蔽做得极好,看不到尘土。五十年间,新加坡人就是用这种蚂蚁啃大象的方式,用一船船进口的泥沙,填出了相当于四个澳门大小的国土。还有新加坡的水务工程,也是未雨绸缪、居安思危的又一个佐证。由于本地没有农业,蔬菜肉禽都依赖进口,新加坡的饮食都不算美味新鲜,而自来水却可以直接饮用。在后面的马来西亚柔佛州的行程中,我们亲眼见到了两国相连的供水管道,有两条,一条将马来西亚的淡水输往新加坡,一条却是将新加坡处理后的洁净水输回马国。原来,经过不断投入和研发,不愿被人拿住短处的新加坡,已一跃成为世界上掌握最先进海水淡化、淡水循环处理技术的国家。另一个能与之比肩的,是沙漠之国-以色列。

     新加坡国土狭小,马来西亚人常嘲笑新加坡的飞机一起飞就要进入马来西亚领空。然而就是这个飞机转个弯都要进入别国领空的弹丸小国,为了应对邻国的并吞威胁,挤出国民总产值的6%,建立了一支7.5万常备军,35万预备役,四百多架先进战机的亚洲精锐之师。

     中文的“危机”一词,蕴含了东方哲学的辩证统一:在危险中寻觅机遇,在危险中自强不息,而新加坡和新加坡人,就是最好的验证。

马来西亚-返璞归真

     大巴行驶在柔佛海峡间的长堤时,带团的江队给我们介绍了即将到达的马来西亚,只一句话:“马来西亚是个适合养老的地方。”这实在是太过宽泛的介绍,引起了所有人的猜想。当车子开上马来西亚著名的南北高速公路(唯一的一条高速,全长900公里),路两边漫山遍野的绿色深深迷住了我们。那是怎样一种绿啊:遮天蔽日、狂放茂盛的生长于天地之间,让人类开拓和改造自然的野心显得如此渺小。包括我们后来到达的购物中心、云顶赌场,住宿的旅馆,无不是掩映在马来西亚独有的原始丛林中,就连吉隆坡这个人口密集的都市,也是随处可见自然生长的植物。当地的李导打趣到:“大家上车尽管睡觉,别担心错过什么,因为你看三十分钟跟三秒钟一样的,全是树。”

     马来西亚当然不只有树,见识了吉隆坡双子塔的高耸入云,云顶赌场的一掷千金,最让我留恋的,还是那个叫做马六甲的小城。

     马六甲是个和华人十分有渊源的城市,六百多年前,三保太监郑和七下西洋,四次抵达马六甲。前往市区途中,我们与几百年前的祖先不期而遇,那是当地著名的三保山,山上遗存了12000个华人的墓穴,据说是世界上中国之外最大的华人墓园。因为华人在当地大多富有,这座山被本地人戏称“大富豪夜总会”。除了中国人,马六甲因位居马六甲海峡要冲,先后被葡萄牙、荷兰和英国人统治过。这座不足20万人的小城,便成了东西方各种建筑文化的汇聚之地。有中国人留下的三保井、郑和庙,也有荷兰红屋、维多利亚喷泉、圣保罗教堂、圣地亚哥城门。如今由于河道淤塞,马六甲已失去了良港的地位,渐渐没落。坐着当地特有的花车,行驶于大街小巷,仿佛穿梭在时间回廊,马六甲就像一个洗尽铅华的老妇人,絮絮的向游客叙说着她的红尘往事。

     在马来西亚游历,除了独特的自然景色、人文风貌,最吸引我们的还要数当地导游-李导了。老李是第四代华人,一上车的开场白便说:“我在公司是管厕所的,同事都尊称我李所长。本来再混几个月就光荣退休了,不巧公司人手不够,临时顶班,讲得不好,大家包涵。”我们笑了,加上他生得鼻宽耳阔,其貌不扬,打心里有些轻视他。哪里知道,几天陪伴下来,李导不但风趣幽默,而且历史典故,顺手拈来;方言俚语,脱口而出。他不但说得一口流利的英文,还精准的记得无数的年代和数据。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,背后有些什么故事,我们对于这位导游的兴趣,甚至慢慢超过了窗外的风景。终于,在和其他车导游聊天中,我们惊讶得知,老李原是当地响当当的华人富豪,名下的旅游公司享誉全马,可惜几起几落,家财散尽,依旧干回了老本行。

     老李常拿自己悍妻的故事自我解嘲,感叹在家里地位大不如前,我们大笑之时,他又悠悠的说:“其实人生呢,就是如此变幻无常,想开一点,心宽一些就好了”。不需讲解的时候,老李总是安静的站在角落,点一根烟,带着浅浅的笑看着我们,仿佛身旁的喧嚣与己无关,一副超然脱俗怡然自得之态...

     人们常说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”,听过了老李的故事,渐渐体会到:与其为逝去的岁月哀叹忧伤,不如豁达大度,一笑了之,须知“宠辱不惊,看庭前花开花谢;去留无意,望天空云卷云舒”又是人生另一重境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上一篇: 身份
Copyright 2012广东鸿高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粤ICP备05051000号
友情链接: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