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企业文化 > 文    苑
今夜无人入睡
信息来源:孟颖    点击数:1140  发布时间:2012/7/25 2:49:49

    看了看时间,刚好停在两点一刻。夜已深,窗外主干道上汽车飞驰而过的呼啸声越来越稀疏!整幢商务楼里只有我们这层还灯火通明。我们早已过了困倦的极限,此刻,又精神奕奕的工作着了。

    不由就想起一年前,也是这样的情景。夏末秋初的夜晚,我们在办公室里赶着标书,整个脑袋里似乎灌满了铅,沉的怎样也抬不起头来。彼此还相互打趣:你(的标书密)封了没?封了,快封了!总是这样回答。然后笑笑,继续。

    今天也是这样,一样的场景一样的对白。所不同的是,我们换了新的办公室,窗明几净,宽敞亮堂。新配的电脑和崭新复印设备整齐的摆放着,敲击键盘和复印机过纸的声音响成一片。不时还穿插着几句吆喝:“四号机我打印了啊。”“这台机我复印5分钟啊”,不由人想起球场上配合熟练的队友,紧张而默契。

    我的标书总算弄完了,逐本夹好之后,拿上早准备好的文件袋,抱着他们走向会议室。那里,是检查组的同事检查标书的地方。进去的时候才发现待检查的标书早已堆积如山。“放哪?”我问,阿宁把眼前的资料堆挪了挪,勉强给我腾出一个位置,“放这吧。”“恩”。看他们一个个那么专注,我不好打搅,就此退了出来。

    走到门口的时候,阿强正背着他那个硕大的单肩包往外走。“这么晚还出去!”我假装惊诧的问。“是啊,出去约会。”他故作神秘的答,然后是相视一笑。同是市场组的,早知这么晚出去拿资料已是家常便饭。看着电梯门渐渐合上,忽然想起我们毕业时刚来公司的情景,时间过得真快,一晃就7年了。

    走到饮水机旁接水的时候,我往经理室瞄了一眼。经理和两位老总还在。每逢投标前夕,他们都要和我们一起熬夜,根据即时错综的信息决定投标的策略,今天也不例外。

    端着水杯往回走,差点被人撞到。定睛一看,原来是一个新来的同事。“对不起啊,孟工”他摸摸后脑勺,一脸不好意思。我冲冲他笑笑,“没事,别慌。”是啊,比起几个月前刚来时的懵懵懂懂,现在的他们一个个已经都上手独立做事了,真的帮我们这些老员工分担了不少。

    站在窗前,望着外面沉沉的夜色中依旧亮着的盏盏灯光,时光仿佛回到7年前那个夜晚。南下的火车上,我辗转难眠,也是这样静静的看着车窗外的点点灯火,思绪翻腾。对未来的期待和困惑交杂着,各种各样的想法在头脑里浮起又沉下。直到火车临近东莞的时候,灯光越来越稠,也越来越亮,似乎渐渐也把心里照亮了。

    转身望望,大部分同事都做完了,正等待检查,忽然间大厅里变得很安静,电脑屏幕右下角的时间此时已显示为凌晨3点。

   斜对面的办公室,墙角两个行李箱特别显眼。那里面装的是公司申报一级资质的资料,明天大早,石工就要带着它们登上飞往北京的飞机,而昨天这个时候外业组的同事还在为这份资料忙着打印和装订呢。“那里面装的是鸿高的明天啊!”我这样想着,感叹了不已。  

    饥饿感渐渐清晰,我挣扎着拿起电话,拨通了楼下便利店的电话,电话响好一阵却无人接听。“不是24小时营业的嘛”,我喃喃的说。翻遍办公桌,总算在柜底找到半袋达利园和两盒立顿。

    拿着吃的和冲好的奶茶,我到大厅的另一角去找阿芳。此时她盖着厚厚的外衣,已经蜷在椅子上睡着了。我带着歉意轻轻把东西放在桌角,用书盖好,走去控制室想把温度调高点。阿芳身体不好,一到晚上就很畏寒。我一直答应要陪她去爬山锻炼身体,却总是忙着没有成行。

    回到座位上,我点开电脑,调小音量,放一些老歌来廖以自慰。忽然就笑了!竟然听到了很久之前的一个动画片的主题曲《男儿当入樽》,更可笑的是我觉得还满好听的。寂静的夜里,听着这样的曲子,某种程度上来说,还是满有激励感的。

    就这样,我似乎已经不记得究竟有多饿有多累了……

   “注意了,以下同事的清单要调整,大伙帮着一起弄啊…”阿宁突然走出会议室,大声宣布。于是大家纷纷一骨碌坐起来,寂静的大厅里顿时又热闹和忙碌起来……

    投标就是这样,情况瞬息万变,不到最后一刻,谁也不知道还会有什么状况发生。

    当时钟指向4点23分的时候,所有的标书终于检查密封,我内心雀跃着,却已无法用肢体表述。我们整理着明天的开标资料,想到看《巴黎恋人》时姜泰英夜勤时和社长的一段对白。

  “不要妨碍我,您赶快走吧,社长。”

  “这是我的公司,我还能去哪里。”

  ……

  我笑笑,是的。这个,是我们的公司呢!无论有多困难,生存有多劳累,这里,是我们的公司呢!感慨,感慨的望着窗外的星空,忘了瞌睡的侵袭,忘了辛苦的一切,只因为,这里,是我们的公司呢!

  我常常反省,尽管我明知道自己做的不够好,也知道自己的自律程度的极限,但是我还是充满希冀。真的!过去的种种委屈、种种无奈总会随时间的流逝来证明我们的成长的,无论伤心还是快乐,我总渴慕着痛并快乐着的状态和心态。这样,我才明了当年,老板怎样以一个小小的施工队起家的艰辛;这样,我才知晓现在,创业容易守业难的真理。    

  从一楼的大厅里走出来的时候,门口的保安象往常一样趴在椅背上睡着了。诺大的广场上,只剩下我们一辆车停在路灯下。我一脚油门喊了声“走了~”,我们就风驰电掣般地杀在回家的路上了。阿芳打开收音机,却没有了广播只剩下沙沙的电流声。我看着窗外急速后退的行道树,望着这座沉睡的城市,很坦然的疲倦。此时,城中央放肆地空旷,尽管灯火辉煌,却只衬托出黑夜寂静的灿烂。

    半个小时后我躺在床上竟然格外的清醒,不放心的看看手机,明早的闹钟已调好,加油,我对自己说,明天一定是美好的,明天也该是美好的!

上一篇: 没有了......
下一篇: 家园
Copyright 2012广东鸿高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粤ICP备05051000号
友情链接: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